分类 万达平台 下的文章

  中国竹笛乐团《上善若水》音乐会将登台国家大剧院  

  2018年12月12日,一台由著名竹笛演奏家、教育家张维良领衔中国竹笛乐团的“《中国故事之一:上善若水》中国竹笛乐团民族室内乐音乐会”将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上演。独特的乐队乐器配置,当下国际语言专门为竹笛量身打造的作品以及国际团队创作的与音乐完美贴合相得益彰甚至成为音乐语言一部分的多媒体视觉,是张维良中国竹笛乐团近年来越来越收到海内外观众尤其是音乐界同行关注和喜爱的“制胜法宝”。

  “《上善若水》中国竹笛乐团民族室内乐音乐会”由国家大剧院与中国竹笛乐团、欧艺视界(北京)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联合主办,音乐会演奏的所有曲目均为原创,乐团委约包括张维良、杨青、高平、崔权、梁雷[美]、乔伊·霍夫曼[美]等多位中外知名作曲家对本次音乐会曲目进行“量身打造”。乐团艺术总监张维良表示,“中国竹笛乐团成立于2012年,至今每年都会在国家大剧院举办一场原创作品音乐会,今年将展开以中国传统文化‘五行’为题,用音乐表现的手段进行诠释。推出本次音乐会,就是其中之一。以全部委约新作品的方式,结合当今一流作曲家进行创作,不论对作曲家和演奏家都是一次新的挑战,同时也是对中国民族器乐——竹笛表现的多样性的又一新的探索。”近日,北京晨报记者就《上善若水》音乐会采访了张维良。

  水是一个文化的概念

  北京晨报:为什么要选择“水”作音乐会的主题?

  张维良:这场音乐会,我的想法是以中国传统题材五行为主题。今年开始做中国故事,应该叫《中国故事一:上善若水》。我打算从水开始来做。水的概念,像我们的古文里所讲的,它不仅是停留在水的方面,这个概念很多是延伸出去的,演化出很多种解读。所以,我想围绕这个核心,以这个中国传统的题材,让作曲家充分地去想象。

  北京晨报:竹笛极具个性化,单一乐器组成的乐团如何来达到和谐?

  张维良:这次是十支竹笛担任十个声部。这也是我们经过实验确定下来的。因为中国乐器是有这个问题的,假如说一个声部有两个人,这两个人音肯定不准,声音还不统一。这两个人不统一再加上这个声部和另一个声部的两个人还不统一,那就会将缺点无限地放大,这是不可想象的混乱。虽然这也可以解决,但这种训练就更复杂。

  事实上,通过实验下来,我们现在有的曲子是10个人,有的曲子8个人,跟原来的20个人对比,非但没有损失,效果还更好。像我们请的美国作曲家霍夫曼,他写过20支笛子的曲子。虽然是20支笛子,但他写的是20个声部。我是从这里得出的经验。霍夫曼很喜欢中国乐器,老在研究琢磨这东西。20个声部至少是八度,不可能同度,所以他变成20个声部,一个和声出来就威力巨大,而且音乐的张力真是不可想象。这次是以笛子作为主体,又融入了古筝、琵琶、二胡和打击乐,再加上有的曲子还有一个声乐唱的,等于说十七八个人。使它实际上在表现上、整体的和声和整体的音响折射反射出来,产生了不小的变化。

  寻找中国民乐的“国际听觉”

  北京晨报:你对于听觉有自己的见解和要求吗?

  张维良:我觉得现在要尽可能地使用各种形式,通过创作来寻找到中国乐器的新的表现力,让它确实从听觉上让老百姓听的爽、听的舒服,要完全客观地表现这个民族的音乐,就不能带有感情色彩。我们现在观众去听《春江花月夜》、《二泉映月》,听的是什么?带有情感的、来怀旧的,老人们是来过瘾来的。如果我们职业音乐就仅停留在那过瘾,然后来怀旧来的,那我们太悲惨了!我们应该担当起来的是去推动它、去发展它,甚至说去融入国际,寻找中国民乐的国际听觉。国际听觉并不是以西方为主导,是世界的都可以融进去。

  北京晨报:其实比咱们融到世界里边的各个国家的不同风格的音乐要早很多吧?

  张维良:没错。你比如说《春江花月夜》、《花好月圆》、《步步高》等,这一类的基本上是齐奏。那是江南丝竹、潮州音乐的方式来演奏,这是民间和传统的一种表现形式。但是今天,如果仅仅只有这样一种形式,拿到国际上去,那么我们只能说是,“地球上还有这样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可以从史学的角度,从历史学的角度来研究东方,我觉得有意义。”但我觉得,今天当代音乐的创作,应该从中取其他的这种特色。中国人的音乐中的拐弯、装饰,甚至音色的特别之处。再通过作曲家的编创,采用这些元素成为当代人们听觉能接受的音乐。另外,我们不要一提起西方像触电一样,西方这两三百年,伴随着工业革命,通过乐器制造,形成了西洋管弦乐队为格局的一个发展路数。所以它的音响是追求协和的,从它古典的室内乐开始,它就必须协和。

  研究“他”文化将使自己无比强大

  北京晨报:你对中西乐器的发展历史也很有研究吗?

  张维良:正是因为有所研究并且做了科学的中西乐器对比,所以认识到研究“他”文化对于中国民族音乐的重要性。这种探索是不可估量的,这种对“他”文化的探索将会使你也进入“他”文化中。而我们中华民族的音乐,中国文化会因为关注研究“他”文化而变得很强大,甚至是真正的强盛。当然它的难点在于你先要吃透中国传统文化。

  那中国传统文化到底是什么?我们搞民乐的,就是来自传统呀!老师手把手教的。但到了今天,我们进入传统很难,走出传统更难。我现在做的是“走出去”,因为我的血液里都是传统。因为你的音色,你的乐器构制,你出来整个音乐情感和你的语言,人家一听根本不是西方的。但是他们喜欢听实实在在来自东方的音乐,那我们就成功了!所以,我们不能用狭隘的思维去思考,那样的话,我们中国器乐是没有未来的,没有出路的。

  中国民乐需要“标准化”训练

  北京晨报:中国民族乐器的出路在哪儿?

  张维良:我们从事的是民乐演奏,应该有新的训练要求了,就是要“标准化”。有了标准再让你自由在里头玩你的中国音乐。什么叫标准?比如音准,你既然三个人在一起演奏那就要准。因为它会形成一个合力、和声。首先律学、声学方面,你要有基本原理去指导的训练。还有节奏和音色的考究,音色不考究各种音色奇奇怪怪的。因为我们的乐器基本上没有经历过工业革命和科学的改造过、进步过。所以我们的乐器实际上是十分的落后。那么在这种前提下,我们的演奏员就更艰难了。乐队要“标准化”训练,作品要适合你中国乐器演奏的。

  经过我们五六年的实践,效果是很明显的。我们与英国爱乐、伦敦爱乐合作,像他们团长大卫·威尔顿,他就说“我听了一辈子中国音乐没听懂,感觉特别复杂,中国音乐太古老了”。但他听了我们竹笛乐团在英国皇家音乐厅演出,一千多人全场爆满,全是英国人来看,演完还被请求返场好几首。他说“今天你们的音乐会我们都听懂了!”如果你要需要到世界范围去讲你的故事,人家就听不懂了。我们用文字表述来举例子,就像你要讲一个古老的中国文化、故事给外国人听,你不能用一口中文讲,去描绘我们两千年来的历史有多么精彩,人家是听不懂的。你至少要用英文的方式来讲。如果英文我们表达不准确,用法语代替也可以,至少要国际化,人家才能听懂。

  那我们怎么传播我们中国的文化呢?我认为我们如果要通过音乐的语言让国际上都能听得懂,那我们的音乐就要“说”国际“语言”。那么什么叫音乐国际的“语言”?就是我们的演奏的手法和办法,包括编创都应该有这个理念思维去思考,我们就不再是一个狭隘的民族了,我们的音乐就是一个强大包容自信的民族的一种呈现。

  北京晨报首席记者 李澄

  11月13日电 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俄罗斯犹太自治区内务局发布消息称,警方逮捕了两名涉嫌抢劫一名中国公民的嫌疑人。

  消息称,一名中国商人在自家院子收货的时候,两名蒙面人对他进行攻击。其中一名犯罪分子手持猎枪胁迫受害人,另一名歹徒则抢走一个装有170万卢布(约合人民币17.46万元)的包,两名犯罪分子在得逞后逃逸。

  警方发起搜捕行动,将歹徒捉拿归案。两名嫌疑人均是当地居民。被抢走的钱款未被挥霍。如果抢劫罪名成立,两名嫌疑人最高可获刑15年。

  央视网消息:记者从昨天(11月10日)在北京召开的第三届中日韩农业部长会议上获悉,未来10年,中国与日韩农产品贸易额力争翻一番。

  本次会议聚焦农业绿色发展。三国农业部长重点商讨了加强在乡村振兴、农业绿色发展、粮食安全、动植物疫病防控等领域的合作,共同签署了《第三届中日韩农业部长会议联合公报》《中华人民共和国农业农村部、日本国农林水产省与大韩民国农林畜产食品部关于在乡村振兴框架下促进农业合作的备忘录》。

  中国农业农村部部长韩长赋在当天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将逐步推进农产品国境检验检疫标准统一,加快促进农业贸易便利化,促进本地区农产品贸易,并力争未来10年中国与日韩农产品贸易额翻一番,达到300亿美元以上。

  【国际锐评】进博会为发展中国家打开新的“机遇之门”

印度尼西亚的FINNA 虾片展 摄影:盛玉红

  “来吧,快来尝尝狂野的赞比亚野蜜!”、“土耳其的素食冰激淋,给你不一般的体验”、“没尝过世界第一的印度尼西亚FINNA,怎么能说吃过虾片?”……在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参展最火爆的食品及农产品展区,来自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的参展商们争相推介各具特色的土特产,吸引了大批采购商洽淡合作。

  “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多个国际场合发出的呼吁,在进博会上成为现实。当发达国家展示各种“高精尖”的技术和产品成果时,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也带来了它们独具特色的优势产品,包括食品、农产品、服装、日用消费品,以及丰富的旅游资源和历史人文,与发达国家同台竞艳。在这里,人们深刻地感受到:追求幸福生活是各国人民的共同心愿,发展的路上,一个也不能少;习近平主席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在进博会开幕式主旨演讲中提出的“坚持包容普惠,推动各国共同发展”主张,为实现这一愿望指明了方向和路径。

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上的土耳其美食展 摄影:盛玉红

  其实,本届进博会就是一个推动包容普惠发展的范例。3600多家企业参展,172个国家、地区和国际组织参会,包括G20成员、金砖国家、上合组织成员国,以及58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和35个最不发达国家,体现了最广泛的全球参与性。同时,中方为每个参会的最不发达国家免费提供2个标准展位,对它们运送展品参展实行费用减免,展会期间专门为它们举办了有针对性的供需对接会、洽谈会、投资说明会等一系列配套经贸活动……

  在中国和各国的共同努力下,本届进博会成为共享全球化的“百花齐放的大花园”。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凭借独具特色的产品优势,同样在这里寻获了商机与市场。比如,巴西肉类加工企业JBS集团在展会第二天就与阿里巴巴集团签订了一个3年15亿美元的采购协议;赞比亚珠宝公司负责人面对采购商们争相要做该公司中国代理的要求,无奈地表示要“静一静”……分享中国市场机遇、参与经济全球化、提升产品竞争力,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通过进博会,打开了一扇新的“机遇之门”。对此,世贸组织总干事阿泽维多评价说,长期以来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包括最不发达国家,都建立了良好关系,中国扩大进口肯定会让它们进一步受益。

土耳其素食冰淇淋 摄影:盛玉红

  根据联合国去年7月发布的《2017年最不发达国家状况》报告,全球目前仍有超过40个最不发达国家,中国是它们的最大投资者。在今年7月约翰内斯堡金砖峰会上,习近平主席表示,“无论将来中国怎么发展,都永远属于发展中国家,都会坚定支持广大发展中国家发展。”本届进博会所展现的参与度、包容性和普惠性,正是中国重信践诺的体现。

  当前,逆全球化和贸易保护主义有所抬头,世界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位于产业链中低端的发展中国家和最不发达国家最易受到冲击。要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应对人类共同面临的风险和挑战,光靠中国一家的努力是不够的,需要全球各国超越差异和分歧,发挥各自优势,推动包容发展。正如习近平主席在进博会主旨演讲中所指出的,“在经济全球化深入发展的今天,弱肉强食、赢者通吃是一条越走越窄的死胡同,包容普惠、互利共赢才是越走越宽的人间正道。”从这个意义上说,本届进博会,也为通往“人间正道”开启了一扇新的大门!(国际锐评评论员)

  争夺党主席 “小默克尔”肯定默克尔贡献

  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宣布放弃连任基督教民主联盟、即“基民盟”主席,继任人选备受关注。有着“小默克尔”之称的基民盟秘书长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7日说,默克尔放弃连任,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但“必须感谢默克尔”,她付出的努力不容否定。

资料图:德国总理默克尔。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资料图:德国总理默克尔。中新社记者 彭大伟 摄

  克兰普-卡伦鲍尔现年56岁,是默克尔亲密盟友、基民盟主席热门人选之一。她在德国首都柏林举行的记者会上说:“党主席(默克尔)的决定,意味着一个时代的结束。这样的时代不能永久持续,但也不容颠倒是非。”

  “我们必须感谢安格拉·默克尔,”克兰普-卡伦鲍尔说,“我们站在前人肩膀上……现在是翻开新篇章的时候,面对新问题、倡导新风格并取得新成绩。”

  她说,她放弃萨尔州州长职务,出任基民盟秘书长,有机会更好为基民盟效力。最近几个月来,她听取基民盟成员心声,感受民众逐渐减弱的国家信任感和生活安全感,基民盟不能再耗费时间争论默克尔2015年接纳中东国家难民决策的对错,民众也没有耐心听喋喋不休的争论。

  作为萨尔州内政部长和州长,克兰普-卡伦鲍尔说,她有胜选“经验”,能够维持局面。

  按照基民盟党内传统,党主席与联邦总理通常由一人担任。默克尔放弃连任后,德国舆论普遍把新任党主席视为默克尔的“接班人”和未来的联邦政府总理。美联社说,克兰普-卡伦鲍尔力求把自己塑造成为既能推动政党革新,又能保持政策连续性的有力人选。

  克兰普-卡伦鲍尔7日谈及德国发展和社会融合等多方面挑战,但没有阐述具体应对政策。

  不过,她所获支持暂不及默克尔“老对手”、基民盟与姊妹党基督教社会联盟所组成的联盟党前议会党团主席弗雷德里希·默茨。默茨与默克尔“内斗”失败,淡出政坛接近十年,默克尔宣布放弃连任后强势复出。

  与克兰普-卡伦鲍尔拥护默克尔党内路线不同,默茨是默克尔路线的批评者。观察人士预期,默茨如果在基民盟12月党代会上出任主席,默克尔恐怕无法如愿留任总理至2021年,可能被迫提早离开总理府。(陈立希)(新华社专特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