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报讯(记者 李夏至)影视寒冬的说法甚嚣尘上,昨天举行的2019北京卫视重点资源招商会却给市场打了一剂强心针,现场最后公布广告签约高达20.3亿元。

  此次招商现场不仅有王凯、蔡徐坤、周冬雨、刘涛、陈宝国、何冰、王鸥、蒋欣、李乃文、易烊千玺等明星,业内知名编剧高满堂,导演李少红、刘家成也悉数到场。BTV春晚导演携手蔡徐坤送上了春晚精彩预告,导演李少红、主演刘涛现场首次发布《大宋宫词》定装海报,新生代艺人易烊千玺也带来了《艳势番之新青年》首发片花。

  2019年北京卫视在影视方面“上新”剧目种类多样,将有王凯、杨烁主演的《大江大河》,周冬雨主演的《幕后之王》,李少红导演、刘涛主演的《大宋宫词》,高满堂编剧、陈宝国主演的《老中医》,刘家成导演、何冰与王鸥主演的《芝麻胡同》,靳东、蒋欣主演的《如果岁月可回头》,易烊千玺主演的《艳势番之新青年》,以及赵宝刚导演、郑爽主演的《青春斗》,文章、闫妮主演的《一步登天》等。综艺方面,经典节目《跨界喜剧王》和《跨界歌王》将加入全新创意,新综艺《老师请回答》《亲爱的丈母娘》《我的2058》《第一次来北京》等也将新鲜亮相。

  《老中医》编剧高满堂说:“我一直是不看收视率的,但是今年我注重收视,我看到北京卫视蒸蒸日上,它的戏接地气,接人气。北京卫视的电视剧我愿意看,也愿意把好剧送给北京卫视。”据介绍,2018年,北京卫视凭借高精尖的品质内容收获了观众的青睐,根据央视索福瑞提供的数据,北京卫视收视率取得了历史性突破,位列全国35城和52城双网收视率第一。

  中国竹笛乐团《上善若水》音乐会将登台国家大剧院  

  2018年12月12日,一台由著名竹笛演奏家、教育家张维良领衔中国竹笛乐团的“《中国故事之一:上善若水》中国竹笛乐团民族室内乐音乐会”将在国家大剧院音乐厅上演。独特的乐队乐器配置,当下国际语言专门为竹笛量身打造的作品以及国际团队创作的与音乐完美贴合相得益彰甚至成为音乐语言一部分的多媒体视觉,是张维良中国竹笛乐团近年来越来越收到海内外观众尤其是音乐界同行关注和喜爱的“制胜法宝”。

  “《上善若水》中国竹笛乐团民族室内乐音乐会”由国家大剧院与中国竹笛乐团、欧艺视界(北京)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联合主办,音乐会演奏的所有曲目均为原创,乐团委约包括张维良、杨青、高平、崔权、梁雷[美]、乔伊·霍夫曼[美]等多位中外知名作曲家对本次音乐会曲目进行“量身打造”。乐团艺术总监张维良表示,“中国竹笛乐团成立于2012年,至今每年都会在国家大剧院举办一场原创作品音乐会,今年将展开以中国传统文化‘五行’为题,用音乐表现的手段进行诠释。推出本次音乐会,就是其中之一。以全部委约新作品的方式,结合当今一流作曲家进行创作,不论对作曲家和演奏家都是一次新的挑战,同时也是对中国民族器乐——竹笛表现的多样性的又一新的探索。”近日,北京晨报记者就《上善若水》音乐会采访了张维良。

  水是一个文化的概念

  北京晨报:为什么要选择“水”作音乐会的主题?

  张维良:这场音乐会,我的想法是以中国传统题材五行为主题。今年开始做中国故事,应该叫《中国故事一:上善若水》。我打算从水开始来做。水的概念,像我们的古文里所讲的,它不仅是停留在水的方面,这个概念很多是延伸出去的,演化出很多种解读。所以,我想围绕这个核心,以这个中国传统的题材,让作曲家充分地去想象。

  北京晨报:竹笛极具个性化,单一乐器组成的乐团如何来达到和谐?

  张维良:这次是十支竹笛担任十个声部。这也是我们经过实验确定下来的。因为中国乐器是有这个问题的,假如说一个声部有两个人,这两个人音肯定不准,声音还不统一。这两个人不统一再加上这个声部和另一个声部的两个人还不统一,那就会将缺点无限地放大,这是不可想象的混乱。虽然这也可以解决,但这种训练就更复杂。

  事实上,通过实验下来,我们现在有的曲子是10个人,有的曲子8个人,跟原来的20个人对比,非但没有损失,效果还更好。像我们请的美国作曲家霍夫曼,他写过20支笛子的曲子。虽然是20支笛子,但他写的是20个声部。我是从这里得出的经验。霍夫曼很喜欢中国乐器,老在研究琢磨这东西。20个声部至少是八度,不可能同度,所以他变成20个声部,一个和声出来就威力巨大,而且音乐的张力真是不可想象。这次是以笛子作为主体,又融入了古筝、琵琶、二胡和打击乐,再加上有的曲子还有一个声乐唱的,等于说十七八个人。使它实际上在表现上、整体的和声和整体的音响折射反射出来,产生了不小的变化。

  寻找中国民乐的“国际听觉”

  北京晨报:你对于听觉有自己的见解和要求吗?

  张维良:我觉得现在要尽可能地使用各种形式,通过创作来寻找到中国乐器的新的表现力,让它确实从听觉上让老百姓听的爽、听的舒服,要完全客观地表现这个民族的音乐,就不能带有感情色彩。我们现在观众去听《春江花月夜》、《二泉映月》,听的是什么?带有情感的、来怀旧的,老人们是来过瘾来的。如果我们职业音乐就仅停留在那过瘾,然后来怀旧来的,那我们太悲惨了!我们应该担当起来的是去推动它、去发展它,甚至说去融入国际,寻找中国民乐的国际听觉。国际听觉并不是以西方为主导,是世界的都可以融进去。

  北京晨报:其实比咱们融到世界里边的各个国家的不同风格的音乐要早很多吧?

  张维良:没错。你比如说《春江花月夜》、《花好月圆》、《步步高》等,这一类的基本上是齐奏。那是江南丝竹、潮州音乐的方式来演奏,这是民间和传统的一种表现形式。但是今天,如果仅仅只有这样一种形式,拿到国际上去,那么我们只能说是,“地球上还有这样一种非物质文化遗产。我们可以从史学的角度,从历史学的角度来研究东方,我觉得有意义。”但我觉得,今天当代音乐的创作,应该从中取其他的这种特色。中国人的音乐中的拐弯、装饰,甚至音色的特别之处。再通过作曲家的编创,采用这些元素成为当代人们听觉能接受的音乐。另外,我们不要一提起西方像触电一样,西方这两三百年,伴随着工业革命,通过乐器制造,形成了西洋管弦乐队为格局的一个发展路数。所以它的音响是追求协和的,从它古典的室内乐开始,它就必须协和。

  研究“他”文化将使自己无比强大

  北京晨报:你对中西乐器的发展历史也很有研究吗?

  张维良:正是因为有所研究并且做了科学的中西乐器对比,所以认识到研究“他”文化对于中国民族音乐的重要性。这种探索是不可估量的,这种对“他”文化的探索将会使你也进入“他”文化中。而我们中华民族的音乐,中国文化会因为关注研究“他”文化而变得很强大,甚至是真正的强盛。当然它的难点在于你先要吃透中国传统文化。

  那中国传统文化到底是什么?我们搞民乐的,就是来自传统呀!老师手把手教的。但到了今天,我们进入传统很难,走出传统更难。我现在做的是“走出去”,因为我的血液里都是传统。因为你的音色,你的乐器构制,你出来整个音乐情感和你的语言,人家一听根本不是西方的。但是他们喜欢听实实在在来自东方的音乐,那我们就成功了!所以,我们不能用狭隘的思维去思考,那样的话,我们中国器乐是没有未来的,没有出路的。

  中国民乐需要“标准化”训练

  北京晨报:中国民族乐器的出路在哪儿?

  张维良:我们从事的是民乐演奏,应该有新的训练要求了,就是要“标准化”。有了标准再让你自由在里头玩你的中国音乐。什么叫标准?比如音准,你既然三个人在一起演奏那就要准。因为它会形成一个合力、和声。首先律学、声学方面,你要有基本原理去指导的训练。还有节奏和音色的考究,音色不考究各种音色奇奇怪怪的。因为我们的乐器基本上没有经历过工业革命和科学的改造过、进步过。所以我们的乐器实际上是十分的落后。那么在这种前提下,我们的演奏员就更艰难了。乐队要“标准化”训练,作品要适合你中国乐器演奏的。

  经过我们五六年的实践,效果是很明显的。我们与英国爱乐、伦敦爱乐合作,像他们团长大卫·威尔顿,他就说“我听了一辈子中国音乐没听懂,感觉特别复杂,中国音乐太古老了”。但他听了我们竹笛乐团在英国皇家音乐厅演出,一千多人全场爆满,全是英国人来看,演完还被请求返场好几首。他说“今天你们的音乐会我们都听懂了!”如果你要需要到世界范围去讲你的故事,人家就听不懂了。我们用文字表述来举例子,就像你要讲一个古老的中国文化、故事给外国人听,你不能用一口中文讲,去描绘我们两千年来的历史有多么精彩,人家是听不懂的。你至少要用英文的方式来讲。如果英文我们表达不准确,用法语代替也可以,至少要国际化,人家才能听懂。

  那我们怎么传播我们中国的文化呢?我认为我们如果要通过音乐的语言让国际上都能听得懂,那我们的音乐就要“说”国际“语言”。那么什么叫音乐国际的“语言”?就是我们的演奏的手法和办法,包括编创都应该有这个理念思维去思考,我们就不再是一个狭隘的民族了,我们的音乐就是一个强大包容自信的民族的一种呈现。

  北京晨报首席记者 李澄

  “机长张涵予”陪英雄机组重返蓝天

  本报讯(记者李俐)今年5月,被称为“民航史奇迹”的川航备降事件引发全球关注。11月16日,由四川航空“中国民航英雄机组”执飞的川航3U8883成都至北京的航班顺利飞抵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这标志着英雄机组的身体状况以及技术状态已经完全恢复,正式重返蓝天。令人惊喜的是,电影《中国机长》导演刘伟强、监制李锦文、主演张涵予和袁泉也乘坐这趟航班,与“中国民航英雄机长”刘传健、“中国民航英雄机组”全员共同见证了这个特殊时刻。

  电影《中国机长》改编自川航英雄机长刘传健的真实经历。今年5月14日,川航3U8633航班在飞行途中挡风玻璃脱落,经机长刘传健等机组人员的妥善处置和及时到位的空地密切配合,确保了机上128名人员的安全。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此次半小时返航备降的难度堪称“世界级”,是全球民航史上的奇迹。因在此次事故中的出色操作,机长刘传健被授予“中国民航英雄机长”称号,机组全体成员被授予“中国民航英雄机组”的荣誉。

  博纳影业集团董事长于冬表示,“当时看到新闻非常震撼,他们就是中国当代的英雄,同时也是大家身边的普通人,但正是他们创造了这个奇迹,挽救了这么多生命,让世界为之赞叹!”导演刘伟强也表示机长刘传健的传奇经历让自己深受触动,“128个人的生死全维系在他身上,这惊心动魄的半小时应该搬上大银幕,让所有人都了解中国人有多了不起!”

  《中国机长》是张涵予和博纳影业集团合作的第四部主旋律大片,此前合作的《智取威虎山》、《湄公河行动》、《红海行动》票房口碑皆双丰收,张涵予塑造的杨子荣、缉毒警察、中国海军舰长这三位银幕英雄形象也深入人心,广受好评。此次张涵予在电影中饰演机长,硬汉形象与英雄机长极为贴合,网友也纷纷称“这就是我心中的机长!”川航复飞活动结束后,张涵予还特地在微博发布合影,祝贺英雄机组复飞成功,“和他们在一起工作了一天,受益良多!向英雄们致敬!”

  电影《中国机长》是刘伟强导演继《建军大业》后与博纳影业集团联手打造的又一展现大国故事、大国情怀的重磅巨制。据了解,除了张涵予和袁泉外,青年演员欧豪和刚刚斩获金鸡百花奖最佳男配角的杜江也确认加盟本片,分别饰演副驾驶和第二机长的角色。为更好地塑造角色,张涵予、袁泉等主创实地采风,与事件亲历者见面,听英雄机组还原当时情况,并共同见证“中国民航英雄机组”复飞的历史性时刻。

  据悉,电影《中国机长》目前正在紧张筹备,并得到了中国民用航空局及民航各相关单位的大力支持协助。J203

  治理城市“犬患”还需形成文明共识

  新华社北京11月21日电 题:治理城市“犬患”还需形成文明共识

  新华社记者许茹、汪磊、周闻韬

  不按相关规定栓犬绳、犬只伤人等养犬引发的矛盾近年来屡见不鲜。记者在成都、贵阳、重庆等地采访发现,各地出台的“限制令”或“规范令”普遍沦为“一纸空文”。治理城市“犬患”,仍需制定规范大多数、管住极少数的细化规则,更需形成文明共识。

  养犬引发的矛盾不再是“新闻”

  今年8月,成都一只未使用犬绳牵引的德国牧羊犬在小区内将一男孩扑倒并咬伤,致男孩Ⅲ级犬伤。记者从属地公安局了解到,涉事的德牧被强制移交收容中心,犬只主人违规养犬的行为也被互联网标明,根据相关规定,其在未来5年内不得申办养犬登记。

  记者在成都、贵阳、重庆等地采访时发现,由不文明养犬引发的“犬患”如今已不再是“新闻”。相关数据显示,今年前10个月,全国共发生犬只伤人案件约8000起。

  记者登录重庆市人民政府网上公开信箱,11月的前20天内,关于不文明养犬的投诉共有10余件。投诉普遍聚焦小区、商圈等公共场所犬只散养乱象,认为管理缺失极易引发“犬伤人”事件,形成社会问题,呼吁有关部门加强犬只管理。

  重庆南岸区某小区的一名住户告诉记者,自己所在小区近期犬只咬伤小孩的情况时有发生,加剧了邻居间养犬户和非养犬户的矛盾。“尽管物业管理部门张贴了文明养犬的倡议信,但收效甚微,养犬户出门遛犬照样不栓绳索。”他说,今年10月31日晚,小区内一名小女孩在儿童娱乐滑梯旁玩耍时,就曾被其他业主饲养的犬只咬伤。

  “小区绿化带、过道经常能看见犬便,不小心踩到很影响心情;遛犬不拴绳,犬只扑人、吠人、扰人情况时有发生;此外,由车子碾到犬只、犬只电梯惊人等引发的口角、矛盾逐年增多。”贵阳天誉城居委会主任李淮这样总结不文明养犬所带来的管理困扰。

  “限制令”为何禁不住“犬患”

  11月16日,成都公安机关启动成都市限养区范围内禁养犬只的收容处置工作。这是2010年《成都市养犬管理条例》施行后,对禁养犬只“逗硬”(四川方言,意味“动真格”)处理。记者发现,虽然成都、贵阳、重庆已出台相关管理条例多年,但管理工作仍然存在落地难、收容场所有限等诸多难题,使得管理办法管不住“犬患”。

  《贵阳市城镇养犬规定》至今已施行13年,其中明确要求“携犬出户采取栓犬绳等防伤人的措施”“制止犬吠干扰他人”等。但是,日前记者在贵阳云山小区仍然看到,有的宠物犬有主人牵着,有的则在小区到处乱窜。云山居委会副主任胡昆说,现在小区有住户5742户,大约三分之一的住户饲养宠物。“其中不乏一些不文明行为,你当场提醒他,人家不理会你就走了。对此,我们没有执法权,除了劝导也没办法。”胡昆说。

  据重庆市公安部门介绍,关于犬只管理相关规定的严格落实还需加速。近年来,重庆市开展了大量犬只管理日常工作,但由于现行《重庆市养犬管理暂行办法》没有禁养、限养犬只的具体规定,加之区县缺乏收容留检场所及配套服务机构,养犬管理工作还存在诸多瓶颈,亟待制度完善和有力执行。

  记者在成都采访时发现,虽然目前已启动禁养犬只收容处置工作,但犬只收容等配套设施无法满足现阶段犬只管理的新要求。成都流浪动物救助基地之一的四川启明小动物保护中心负责人表示,目前中心的收容数量已经超过2000只,暂时无法接收更多的禁养犬只。

  “文明养犬”尚需养犬人的文明共识

  管理部门、基层工作人员以及市民普遍认为,治理城市“犬患”一方面需制定可落地的法律法规,防止监管变成“一纸空文”;更重要的是要形成全社会,尤其是养犬人的文明共识,将“文明养犬”落到行动上。

  多位受访的重庆市民建议,有关部门应根据不文明养犬的新行为对养犬类规范进行及时调整,细化实施细则,同时要督促实施,遏制恶犬伤人及不文明行为。

  此外,街道办、社区和物业部门可以联合行动,加强对各自管辖区内犬只的日常管理。同时,卫生部门和宠物医院还可以探索设立专门的宠物犬繁育基地,防止出现宠物犬泛滥,或被弃养的现象。

  贵阳市云山小区的老住户赵相阳说:“我不反对养犬,但一定要文明养,相关的法律法规要细化落实,规范大多数,管住极少数。”

  更重要的是,养犬人要捍卫饲养的权利,就需履行保障公众生活不受损害的义务。主动遵守各项法律法规,收敛“任性”行为,让“文明养犬”逐步成为行动自觉和社会共识。

首页| 滚动| 国内| 国际| 军事| 社会| 财经| 产经| 房产| 金融| 证券| 汽车| I T| 能源| 港澳| 台湾| 华人| 侨网| 经纬 English| 图片| 视频| 直播| 娱乐| 体育| 文化| 健康| 生活| 葡萄酒| 微视界| 演出| 专题| 理论| 新媒体| 供稿

logo 首页 → 产经中心 → 健康频道 搜 索